位置:华泰环保网 > 互联网 > 正文 >

顶楼的偷窥狂通过葛秀丽的介绍

2020年04月16日 16:04来源:未知手机版

葛秀丽在一旁看的惊险,这会儿连忙过来拉着高仇虎的胳膊,紧张的问道:“虎子你没有事吧?伤着了没有?”

“没事秀丽姐,俺就是想给他点教训,俺一点事都没有。”高仇虎闻着葛秀丽身上的香吻,感受着她那双白皙的手抚摸的感觉,十分惬意,不过他很吃惊的是,刚才觉得丁飞简直是太慢了,就像是小孩子打着玩似的,他现在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可能这都是因为在村里的山上,做了那个梦,他现在更加肯定有狐仙的帮助了。

看见葛秀丽跟高仇虎那么亲近,丁飞是又急又恼怒,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的,这笔账要算,这个仇我要报。”

“丁飞你够了没有?我希望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你也看见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要是再纠缠不清的话,我会报警告你骚扰的。”葛秀丽依然挽着高仇虎的胳膊,警告着丁飞。

“你就等着瞧,你会后悔的。”丁飞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很不服气的样子,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高仇虎也没有当回事,坐上车子,他家里虽然没有摩托车,不过这样的小摩托车他还是会骑的,葛秀丽就坐在后面,她很大方的轻轻抓着高仇虎的腰肢,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想起刚才的一幕,突然觉得很有安全感,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来。

高仇虎猛然被这么漂亮的姐姐摸着腰,顿时心里痒酥酥的,在摩托车下坡的时候,他轻轻的一刹车,葛秀丽立刻扑到了他的背上,酥胸挤压上去,高仇虎听见她轻哼了一声,回头瞥了一眼,发现她脸颊泛起红晕,差点把他看痴了,车子都有点摇晃了。

“秀丽姐,刚刚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高仇虎疑惑的问道。

葛秀丽撩了下被风吹散的发丝,若有所思,渐渐说出她和丁飞的事情,原来丁飞是葛秀丽的高中同学,本来大学后就没有怎么联系了,可没想到今年葛秀丽毕业回家,偶然遇见了丁飞,两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后,丁飞就对葛秀丽穷追猛打的,一开始葛秀丽并不在意,丁飞约她出去玩,她也认为只是老同学的相聚而已,可不曾想,丁飞却突然向她表白爱意,还对她动手动脚的。

葛秀丽立刻很是失望,她向丁飞表明了态度,对他没有好感,只是当做普通的同学,不可能跟他谈恋爱,但是丁飞却是死缠乱打的,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隔三差五的就约葛秀丽,被她拒绝后时不时的就在她家小区门口堵着她,葛秀丽为此正在烦闷,她正不知道怎么办,今天正好高仇虎来了,替她解决了问题。

“虎子,你怎么那么厉害呀,把丁飞都打倒了,他以前可是学过功夫的,那时候读高中就是学校的武术冠军呢,我还听说他大学去比过赛,还拿了奖,刚才我真担心你被他打伤了,你也学过功夫吗?”葛秀丽一时间对虎子充满了好奇。

高仇虎嘿嘿一笑,憨厚的说道:“哪儿有呀,秀丽姐,俺就是个种地的,可能平时做活多了,练了一点蛮劲,这才误打误撞把他给打败了吧。”

葛秀丽咯咯一笑,像是银铃在响动,听的高仇虎一阵心猿意胡的,她的笑容真是甜美,真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着,不久后来到了葛家开的厂子,保安见状连忙打开了门,跟葛秀丽打招呼。

两个人停了摩托车,刚准备上车间去,就见葛旺急匆匆的出来了,几年没有见,葛旺依然瘦的像是麻杆,不过眼神间透着一股精明,也成熟许多,看见高仇虎,连忙过来跟他握手,却被高仇虎一个熊抱甩了起来,兄弟见面,难免激动万分,可是葛旺看起来像是有事,他电话响个不停,等接了电话,连忙拍拍高仇虎的肩膀道:“稍微等一会儿,厂子里新近了一批机器,就过来了,我出去接一下。”

“俺去给你帮忙。”高仇虎连忙说道,看着葛旺忙碌的样子,他由衷的羡慕,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够像他一样,拥有自己的厂子,事业有成。

“不用,胡上就好,你等我一会儿。”葛旺说着就跑出去了。

葛秀丽看见高仇虎跟葛旺关系这么好,在旁边站着笑,不由多看了高仇虎一眼,不知不觉感到和他亲近了许多。

很快一个货车开进了厂里的院子,葛旺从车上下来了,指挥卡车停好了,开了卡车后门,高仇虎看见里面是一个他不认识的机器,就问葛秀丽这是什么,葛秀丽说的很专业,都是一些听不懂的名词,不过大概意思高仇虎是听清楚了,大概是加工艺术品用的。

这时候几个工人从卡车上下来了,开始将机器往下抬,可是他们抬了好一会儿却抬不动,三四个人都是累的满头大汗,只好放弃了,其中一个工头就对葛旺说:“葛经理,这玩意儿太沉了,我们几个人搬不动,你得另外加钱,多喊几个人来。”

“这是怎么回事呀?一开始不是说好的吗?给你们两百块钱,让你们下货,现在又来这一套,也太没有诚意了吧?”葛旺很着急的说道,显然不满意。

工头无奈的解释道:“葛经理呀,我们也没有办法呀,谁知道这东西这么重呢?这少说也有一千多斤了吧?就我们几个人就算是抬下来了,也没法抬进车间去。”

葛旺有点生气了,就说道:“我不是在乎钱不钱的问题,这机器等着实践生产,现在叫人来又要耽误时间,我请来的技术员可是好不容易抽了空来帮忙运作,人家都在等着呢,被你们这样一搞我咋办?”

“那我们也没有办法,要不你去厂子里叫几个人来,我们少要钱也行,都是想把事情办好嘛,请多多体谅。”工头很为难的说道。

“厂子里都是女工,有男工也是年纪大的,做不得重活,真被你们给搞死了。”葛旺很是着急,抓耳挠腮的。

高仇虎见了,上前道:“旺旺你别急呀,俺来帮忙抬,你搭把手,应该没有问题的。”

那个工头听了连连摆手道:“小伙子,不中的,这起码得七八个人,才能搞进车间去,人少了是要出事情的,使不得。”

“试试呗,不行再想办法。”高仇虎提议道。

葛旺无奈的点点头,也只好这样做了,葛秀丽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跑到门口买了几瓶饮料来,站在一旁提着小包担心的看着。

几个下货的人似乎都没有什么信心,只见高仇虎跳上去,他胡步扎稳妥,腰部一沉,双手扣着机器上的凹槽,一咬牙齿,胳膊上的青筋条条暴露,嗨的一声喊,他那头一下子翘起来了,把旁边的几个人吓傻了,工头连忙喊道:“慢点搞,不对称,停下来。”

于是大家就都放下来,高仇虎连忙一个人占了一头,冲着大家喊道:“俺一个人抬这边,你们都去那头,喊一二三一起搞起来。”

“你一个人咋搞得起来,小伙子莫要瞎搞,这砸到人了不是搞着玩的。”工头忧虑道。

高仇虎见没人信,他就伸手一胎,他那头就翘起来老高,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原来也没有这么大的力气呀,暗想估计是狐仙帮助的,看来那根本不是个梦,而是真的啦。

葛旺和工头等人看的傻了眼睛,赶紧集中到另外一头,喊着口号,机器很快就起来了,而且很轻松的下了车子,抬到了车间里去了。

高仇虎觉得自己像是只拿着十几斤的东西一样,要不是这玩意太大了,他估计能够抱进车间里去,等安置好了,葛旺过来使劲一拍高仇虎,惊喜道:“虎子,你还真是能耐啊,行啊小子,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力气够大的。”

“你少跟俺咬文嚼字啊,俺别的不会,力气还是有的,哪儿像你,厂子生意越做越大了,都腰缠万贯了。”高仇虎边说着,轻轻捅了他一拳。

葛旺立刻疼的龇牙咧嘴,连忙让远一点,笑着给高仇虎发了一根好烟,这时候葛秀丽递过来了饮料,更是钦佩的看了高仇虎一眼,眸子里多了一丝情愫,刚才他搬着机器的事,她都看在眼里了,简直太神奇了,她是了解这种机器的,一千多斤的东西,高仇虎得有多大的劲道啊?这不是比举重运动员还厉害了吗?

葛秀丽像是发现了宝贝似的,不由多看了高仇虎一眼,高仇虎发现了异常,好葛秀丽一对视,见她很难为情的低着头笑了笑,他也挠着头嘿嘿笑起来,傻呵呵的样子。

这时候给机器作评估和操作的技术员喊葛旺过去了,葛旺手里的烟顾不得抽,连忙踩灭了,对高仇虎说道:“你看我这忙活的,一时半会也没有时间招呼你,这样吧,让我姐姐招呼你一会儿,有啥事就对我姐讲吧?”

“行,你去忙吧,俺等着你。”高仇虎看着葛旺去忙了,知道他肯定看出自己有事了,这小子就是聪明,不愧是做老板的料子呀。

“秀丽姐,要不你带俺到车间里逛逛去?”高仇虎很诚恳的说道。

葛秀丽点点头,嫣然一笑,就在前面带路,跟着到车间去,他以前跟着葛旺来玩过,那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要做这一行的事情,通过葛秀丽的介绍,他很快弄明白了一些流程,这才知道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原来高仇虎就知道用柳条可以编制工艺品,现在才发现除了柳条还有桑条、荆条、紫穗槐条等多种材料,而且制作过程也相当的复杂,要经过选料、上色、浸泡、编织、熏蒸、晾晒、刷漆等过程,一个完整的柳编制品才算是完成了,其中的过程大多是使用人工制作,这一点倒是给了高仇虎很大的希望。

村里的闲着的大有人在,而且材料也多了去,就是自家门前的那条河两边,堤坝上都是野生的杨柳,荆条更是漫山遍野的都是,而且槐条也很多,高仇虎想了想,人手和材料都够了,只需要知道编制方法,这事就能够办成了。

不过难的就是这编织的方法,葛秀丽算是这方面的专家了,不仅仅懂得设计各种工艺品的样式,更是知道如何编织漂亮的工艺品。

高仇虎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葛秀丽想了想,就说道:“本身柳编制品主要靠手工制作,你这个想法很不错,只是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在选材上,你们那里没有技术支持,所以材料的加工就不行,制造出来的编织品只是粗糙和普通的,不能卖上好价钱。”

看来这里面的讲究还挺多的,高仇虎和葛秀丽商议了一番,最后葛秀丽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方案,就说让高仇虎先教会村里人编制简单的柳编制品,比如筐子、篓子、篮子之类的,这些编织品可以送到厂里来,他们见过加工和刷漆,后期再教会高仇虎一些复杂的编织技术,两个人很快的就达成了交易。

参观学习后,高仇虎受益匪浅,他觉得葛秀丽会很多东西,他跟着她去了她的办公室,这里面不仅仅有电脑,还有许多画作,都是葛秀丽亲手设计出来的工艺品草图,各式各样,看的高仇虎眼花缭乱的,心想这里面可是大有学问,听葛秀丽介绍,有些精致的工艺品,可以卖很高的价钱,一个精美的花篮,经过反复加工和雕琢,甚至能够买到单价千元。

这可把高仇虎给高兴坏了,他顿时感到希望就在眼前,他决定了,以后就做柳编的生意,先从简单的做起。

葛秀丽在办公室教会了高仇虎一些简单的编织方法,高仇虎看起来憨厚,没想到学起来快的惊人,她只是给他看了一遍,他一见就会,这让葛秀丽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眉眼间更是多了一丝敬佩。

高仇虎也没有料到自己这么心灵手巧,按说以前他属于笨手笨脚只会下蛮力的人,自从在山上梦见狐仙后,好像记忆力也变的惊人了,能够过目不忘了,身上也有使不完的力气,这一切的转变让他很是高兴,更加相信了狐仙的存在了。

“秀丽姐,你教教俺难点的编织方法呗,这些太容易了,而且买不到好价钱,俺要学习那些复杂点的,也可以多买点钱。”高仇虎嘿嘿一笑,态度很诚恳。

葛秀丽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给他拿来了一本书,说道:“这上面记载了很多编织工艺品的方法,希望能够帮助你,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请你吃晚饭吧?”

“干啥请俺吃晚饭呢?你帮了俺的大忙,俺应该请你吃饭才对。”高仇虎一本正经道。

葛秀丽脸颊一红,过来拉着他的胳膊,娇嗔道:“不许跟姐姐抢,你帮了我的忙才是,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和丁飞的事呢,而且你和我弟关系这么好,下午要不是你给搬机器,他恐怕不好办了。”

高仇虎见她佯装嗔怒的样子实在是可爱至极,看着这么一个大美人好像是在撒娇的样子,他的心里痒酥酥的,低头一看就瞅见她那高耸的胸脯,期间的深沟更是诱人,想起刚才她编织小花篮的时候,分开了双腿,他都不经意间看见了她裙底的春光,突然更是想入非非起来,心想要是能和葛秀丽玩一下,肯定是爽死了。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只不过是个幻想罢了,葛秀丽可是个大学生,还是个柳编专家,而且比自己大几岁,怎么会看上自己呢,不过她这么热情的请客吃饭,他自然是很愿意奉陪的。

两个人出了办公室,经过单独的相处,葛秀丽对待高仇虎真像是弟弟一样,她本身就是热情洋溢的那种,所以这会儿说起话来很随意,高仇虎觉得跟这个大美女在一起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没想到葛旺还在忙,说是要陪客户吃饭喝酒,只说对不住高仇虎,给他发了一包好烟,连说抱歉,高仇虎很体谅的说道:“你就赶紧忙去呗,别把客户耽搁了就行。”

“姐,你一定要招呼好虎子啊,他可是我铁杆子兄弟,这实在是走不开,顶楼的偷窥狂下次,我要和虎子喝个不醉不归。”葛旺十分歉意的说道。

葛秀丽掩着小嘴一笑,一撇嘴道:“行了,我去照顾虎子,你少喝点酒,别伤胃了,得注意好身体。”

葛旺笑着点点头,就急匆匆的去了,葛秀丽带着高仇虎去吃饭,还专门开了个包间,点的是红酒,一杯酒下去,俏脸上更是面如桃花,绯红迷人,看的高仇虎痴痴呆呆的,仰头就把一杯酒给喝下去了。

两个人正谈着关于柳编工艺品的事情,这时候服务员敲响了门,礼貌的说道:“请问你是葛小姐吗?外面有个人说找你有事。”

“谁呀?有说名字没有?”葛秀丽疑惑的问道。

“那人说是你的朋友,其他的倒是没有怎么说。”服务员回答道。

葛秀丽点点头,说了谢谢,就对高仇虎说道:“那我出去看看,你先吃着,我很快就来。”

高仇虎笑了笑,见葛秀丽出去了,独自一人吃了起来,没过一会儿就见服务员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惊慌失措的喊道:“你是杨先生吗,葛小姐被几个人缠上了,好像正在扯皮。”

高仇虎一听蹭的站起身就往外跑,远远的就看门口围着人,一个男人正在拉着葛秀丽,她正在反抗,还一边喊着救命,很多人在看,可是没有人敢上前管,高仇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大喊一声道:“给俺住手。”

等到了跟前高仇虎才吃了一惊,没想到旁边还站着一个胳膊打着绷带脸上贴着纱布的男人,正是被他打过的丁飞,而他身边站着好几个男人,每个都是凶神恶煞的,高仇虎一看就全部明白了,只是没想到丁飞这么快就来报复了。

本文地址:http://www.hnjazm.com/hulianwang/14594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

...全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