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华泰环保网 > 互联网 > 正文 >

坐在学长的巨大上做作业而成姐听后似乎挺满意

2020年04月16日 16:05来源:未知手机版

圆鼓鼓的两瓣肥臀,圆润光滑且饱满,肉嘟嘟的,却又肥而不腻,而更惹眼的是,她下边居然只穿了一件窄的可怜的蕾丝小内裤。

看着微微透明,且高高鼓起的三角区域,我差点儿流鼻血。

幸亏昨晚见识了许倩、秀娥的美艳姿色,不然此时还真的控制不住。

为了不失态,我赶紧收敛色心,淡淡的问道:“可以开始了吗,成医生。”

“好吧,你来吧。”她叹了口气,然后把假人往旁边推了推,规规矩矩的躺在了我的面前。

瞅着白嫩劲爆的女人横躺在身前,我的手都有点颤抖。

“还愣啥,赶紧的。”她不耐烦的催促道。

“马上马上。”我点点头,随即把手伸了过去。

见她还不肯摘下文胸,我不屑的翘起了嘴角:“成医生,我手法有些特殊,待会你可能会觉得痛痒,请不要乱动。”

成姐说完就赶紧闭上了眼,眉头紧皱,身子也变得格外僵硬,不知道是疼痛加剧了,还是紧张所致。

我耐足了性子,用手指轻轻的点在了她的脖子下边,见她没啥反应,才继续下行。

或许是因为涨奶,她的胸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柔软,而且弹性十足,随着我手指的下压,颤悠悠的抖了起来。

真美,光这对儿大家伙就够玩一年的。

我嗓子有点干,手下力气也逐渐大了些。

成姐皱眉哼了声,随后又展开,脸色好了很多。

手指继续下行,触碰到了蕾丝边缘,我故意顿了顿,“咦,咋还穿着文胸呢,成医生,这样下去效果可能会减半。”

说着,我的手指有意的在突起的位置轻轻的划了一下。

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有画龙点睛的妙用,等于把前面一系列动作的作用一股脑发挥了出来。

果然,她身子猛地颤了下,嘶的哼了出声,又觉得尴尬,赶紧捂上了嘴。

看着她那脸上浮起了大片红晕,我心说效果不赖嘛。

老东西这招技术果然绝了,才刚开始,这女人就有了反应,嘿,接下来好让人期待啊。

见她还在犹豫,我趁热打铁:“成医生,您也是医生,应该知道讳疾忌医的道理……”

“好啦好啦,我脱还不行嘛。”她似乎也放开了,瞪了我一眼之后就开始慢慢的解开了文胸。

当背带解开的瞬间,两只大宝贝彻底失去了束缚,噗啦一下抖了出来,两只紫红的葡萄粒上还渗出了白乎乎的液体……

这场景,顿时让我来了反应。

支起来的裤裆顶上了她的肥臀,想往回撤已经晚了。

就见她两腿忽然夹紧,接着就往我身下瞥了一眼。

我这么大规模的反应,逃是逃不过去了,索性兵行险着,就势把腰往前一挺,继续搭在了她身上。

她咬起了嘴唇,两手护在胸前,眼神儿羞涩的在我脸上和身下来回打量着。

我赶紧拿出装瞎的本事,直勾勾的望着正前方反问:“咋了成医生,感觉哪儿不对嘛?”

“没,没,继续吧。”她终于放下了戒心,说着把手从胸前拿开,但接下来却刻意把蛮腰往我这边凑了凑,让臀部和我的身子来了个紧密接触。

我欣喜若狂,立即按原计划继续按摩。

随着弯腰动作,裤裆进一步在她臀上画着圆圈,两手则完全摊开,在她胸前傲挺之处忽轻忽重的摸索起来。

“嗯……”成姐终于压抑不住,而且随着嘴里轻哼,身子开始小幅度扭动,奶水也开始往外渗,不一会儿就把我的手掌完全浸湿了。

有了充足的润滑,接下来的感觉爽歪了。

当我双手齐上,同时捏住那两粒紫红时,她身子猛地连颤了几下,两手也死死地抓住了身下的按摩床,两眼紧闭着,似乎在极力忍耐,又似乎是在拼命的享受。

我嗓子干得冒烟,恨不得凑上去啃几口。

在我骤然压下最后一个穴位时,她忽然哎呀一声,身子猛地一挺,坐在学长的巨大上做作业两大坨白晃晃的宝贝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似的,剧烈的抖动起来。

“啊,你,你干啥了?”

她貌似痛苦的推了我一把,然后双手扣在胸上,不受控制的揉捏起来。

虽然小嘴刻意的闭着,但嗓子里连连的闷哼,证明这招终于有了效果。

我收回手,故意装出一副意外的样子,焦急的追问:“咋了?成医生……”

随着一连串压抑不住的哼哼唧唧,她身子不受控制的扭来扭去,手指深深地陷进肉里,似乎想把其揉烂揉碎似的。

终于,随着一声尖叫,奶水喷了出来,就像干涸了好久的水龙头似的,一股股的喷洒,随后持续了足有小半分钟的,成姐才浑身瘫软的放平了身子,但整个上半身,以及我的身上,都被喷上了粘稠的白色汁液。

没料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让我有些错愕,下意识往她腰下看了一眼,只见她的两腿此时已经毫无形象的叉开,被蕾丝包裹的三角区域透出了点点水光。

就在这时候,成姐忽然扭过头,死死地盯着我:“你,你刚才对我做啥了?”

“啥?我不懂您的意思。”我赶紧戏精上身,舔了舔嘴角的奶水,“应该通了吧,怎么成医生,我哪儿出错了嘛?”

“算了,你……”她的脸红的能渗出血,迟疑了会儿才又叹道:“你先把衣服脱下来洗洗吧,我给你找件新的。”

“不用不用,我回去洗就好了,关于上班的事……”我心头一喜,赶紧追问。

“你的手法不错,今天就可以上班了,还有,以后叫我成姐吧,别一口一个成医生的,多生分。”

见她抿嘴笑了,我兴奋的直搓手。

可手上都是黏糊糊的东西,连连搓动间就难免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动。

她刚要起身,发现了我手上的场景,立即夹紧了双腿,同时把手插进了腿缝,一边咬牙忍着,一边紧盯着我的腰下。

见他如此,我色心又起,赶紧加快了手指间的搓动甚至还偶尔摆出了那种来回穿插的手势。

果然,她眉头皱成了疙瘩,插进腿间的那只手也轻微的动了起来。

卧槽,行啊,要当着我的面自己动手?

场面太过劲爆,尤其她胸前那两坨肉还在剧烈的晃着,让我嗓子堵得难受,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结果她立即停了动作,瞅着我小声试探道:“你,你今年多大了,有对象没?”

“还没,我一个瞎子,谁会看上我。”我继续演戏。

“那,那你一个人来来回回的也不方便,不如住在我这算了,休息的时候再回去。”她生怕我拒绝似的,说完紧张的盯着我的脸。

“行行,我没问题,可我一个大男人……”我心里美的冒泡,但还是压抑住兴奋,礼貌的回了一句。

她似乎也感觉话不妥当,说一半赶紧转话题,“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住处。”

趁此机会,还不好好享受一下福利,就亏大了。

所以我赶紧把瞎子演绎到了极点,看着她披上白大褂,然后被她的小手拉着,走了出去。

或许是没什么生意,亦或是成姐另有用意,出去之后就反锁了门,然后手拉手把我带去了后院。

小院不大,种满了花花草草,还有一套装修非常好的正屋。

正屋外面看着也不过四间的样子,可进去之后才发现空间大的出奇,光客厅就摆了好几套精美的真皮沙发,冰箱彩电一应俱全。

不知道成姐家属是干啥的,反正很有钱的样子。

我有点拘束,就在客厅傻站着,她麻利的将沙发上那些婴儿玩具收拾好之后,就又带我去了走廊尽头的房间。

“这房间一直空着,以后你就睡这儿吧。”她带着我推门进屋,又嘱咐,“你先在床上坐会儿,我一会儿过来帮你铺床。”

老爸死的早,老妈又去了城里打工,这些年我都是自己照顾自己,一听说她要帮我铺床,眼泪差点儿出来了。

不一会儿成姐返了回来,身上换了件真丝睡袍,虽然看上去肥肥大大的,但套在她身上显得有点短,尤其在她弯下腰整理床褥的时候,肥臀一览无余。

无论哪儿都是肉嘟嘟的,却又偏偏看不到一丝赘肉。

那时隐时现的两瓣臀肉,犹如吸铁石一般,牢牢地控制了我的注意力,让我恨不得扑上去,把这女人摁在床上,狠狠地发泄一通。

似乎以为我是个瞎子,她铺床叠被的时候一点都没避讳,双腿跪在床沿,屁股正对着我,撅的老高。

好在她里面换了件较为传统的内裤,不然我肯定喷鼻血。

“卫生间跟浴室在这边,你过来,我说给你怎么用。”

她拉我出了门,直接进了旁边的浴室。

里面空间不小,除了淋雨,马桶等,还有个宽敞的浴池,看那规模,进去两三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你先冲个澡吧,一会儿我给你换洗的衣服。”

似乎有些尿急,她把我拉到淋雨下,调试好水温后就急匆匆的蹲在了马桶上。

唰唰的声音有点急促,让我忍不住想象起了她哪里的情形,手里的动作就慢了下来。

“愣啥呢,赶紧洗。”她白了我一眼。

“要不,等等吧。”我愣了下,赶紧装出了一副害羞的模样。

其实我也有点尿急,总不能当她面撒吧。

孤男寡女独处浴室,赤身裸体的,不出事儿才怪。

毕竟还没摸准这女人的心思,万一被她拒绝了,工作泡汤了是小事儿,进局子吃牢饭就惨了。

“哎呀,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有啥可害羞的,我啥没见过。”她小嘴一撇,说完就把头扭向了别处。

事已至此,我再矜持就不是个男人了,果断扒光了衣服,冲起澡来。

她总算解决好了,起身提裤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了我腰下挺着的庞然巨物,立马僵在原地,裤头卡在肥臀上,都来不及往上拉。

“哎成姐,香皂在哪儿,麻烦你帮我拿一下。”

我故意把身子对准了她正面,任由大家伙上下挑动,她小嘴儿张的老大,离我也不过半尺的距离,再往前凑一步,就直接含进去了。

“在,在这儿。”愣了片刻她才回过神,红着脸把沐浴露递给我,又狠狠地在我腰下瞟了几眼,才一路小跑着奔出了浴室。

瞅着她扭动的背影,我得意的笑了。

见识了咱的大家伙,够这女人好好消化一阵的。

只要她再有所表示,估计再进一步问题不大。

想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幕幕,我赶紧麻利的洗了个澡,准备就这样光着去跟她要换穿的衣服,可刚出浴室,就听我住的那卧室里传来成姐咯咯的笑声。

咋回事儿,她在我房间干啥。

“臭不要脸的,你到底啥时候回来,人家想你了……”

明显是成姐给她男人打电话。

我大气不敢出,用手探了探门,发现没关紧,就趁她和老公打情骂俏的空挡推开了一条缝儿。

隔着门缝望去,就见成姐半躺在床上,满脸娇艳,一边说还一边解开了睡袍前襟,两坨白花花的肉噗拉一下抖了出来,五指也第一时间抓了上去,来回揉搓着。

太他娘的骚了,这么点儿空挡就自己整上了。

说实话,她模样不算美,可身材凹凸有致,肥而不腻,尤其是胸上那两点晃动着的殷红,就像雪中盛开的梅花似的,勾人心魄。

随着电话内容越来越离谱,成姐已不满足于胸部的揉捏,直接把手搭在了腿间。

一开始还是隔着睡衣轻揉的把玩,后来干脆解开了腰间的束带,使得睡衣中缝大开。

雪白的躯体在阳光下泛着光泽,两腿间三角区域饱满的像馒头,粉粉嫩嫩的……

我的口水不够用了,身下也硬的要爆。

然而,更刺激的还在后头。

只见她把手机开了免提,然后两手齐上,一手继续关注前胸,另一只手则顺着小肚腩缓缓下滑。

随后,两条大腿弯曲开劈,让手指顺利的探了进去。

我看的嗓子冒烟,下意识把大家伙握在了手中。

什么工作不工作的,顾不上了。

即便是不敢冲进去把她弄了,但边看边撸总可以吧。

就在我动手开撸的时候,成姐起身撤掉了睡袍,重新躺回去之后,就势把腿劈成了倒开的一字马,而且还顺手把手机对准了腿间,嘴里嘟囔着:“亲爱的,看见了没,你再不回来,人家就忍不住要偷人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视频聊天?

我激动得不要不要的,再想起我那只几十块钱的二手老年机,恨不得现在就给砸了。

这时候,成姐手机里开始有个男人说话了:“快快,自己弄几下给我看看。”

“讨厌,你回来弄人家吧,人家憋不住了。”成姐脸色绯红的哼着,那揉胸扭腰的样子,哪儿有半点儿医生的样子。

分明就是一个发情期的浪货。

就在这节骨眼上,成姐的手机铃声响了。

“讨厌,偏偏这个时候来电话。”成姐撇着嘴拿起了手机,看了看号码,随即换上了一副笑脸,“喂,小玲啊,姐才说洗个澡,这不,刚锁上门,谁知道你来了啊,等着啊,我马上去。”

我一听就知道了什么意思,赶紧返回了浴室。

估计是小玲来打听我的面试结果了,可却和成姐在屋子里,坐在学长的巨大上做作业各怀龌龊。

成姐不一会儿就返回了浴室,手里拎着一套休闲装,还有一只旅游鞋,出去时还不忘在我腰下瞟了几眼,“小玲来了,你等会儿换换衣服,我等会儿就回。”

“小玲啊,行,我换上也出去看看。”

“不用了,你家里好好玩,我一会儿就打发她走。”

不等我动身,成姐就咯咯笑着出去了。

不会是想把我藏在这儿,等回来之后再继续……

一想到她刚才那股子浪劲儿,我心里又气又兴奋。

气的是,小玲那可是我要娶进家的女人,但想到等成姐回来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又兴奋的不得了。

看来这女人真的想跟我发生点儿什么。

这一次,成姐去了很久,直到天擦黑才回来。

我早已换好了衣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她一进屋就捂着额头叹了口气:“呼,总算撵走了,这丫头,鬼精鬼精的。”

“咋了成姐?”我好奇的问了句。

“还能有啥,那丫头心疼你呗,生怕姐占了你便宜。”成姐狠狠地白了我一眼,一扭一扭的回了屋。

出来时,身上又换了件样式更前卫的小吊裙,手里还端着茶具。

只是吊群的领口低到露沟儿,下摆短的堪堪遮住屁股蛋儿,再加上臀型本来就劲爆,这样一来,每扭一步都能露出小半臀肉儿,显然是故意在勾搭人。

“饿了没强子,先喝点茶,姐问你点事儿。”

成姐把茶盘放在茶几上,一边沏茶一边问,眼神儿还是在我裤裆上转悠。

“啥事儿啊成姐?直接说吧。”我知道这女人心里在琢磨什么,便顺其话口儿回了句。

“哦,也没啥事儿,就是想问问,你和小玲那丫头发展的咋样了?”她似乎有点紧张,问话时保持着弯腰的姿势不动,手上的动作也听了。

可吊群本来就短,随着弯腰动作,下摆上提,白嫩圆滑的两大瓣儿臀肉一览无余。

里面倒是穿了件内裤,却是那种窄的可怜的丁字裤,深深地陷进了臀沟里,不仔细瞧还以为光着。

但让我好奇的是,这么肥的屁股,大腿却格外劲道,没一丝赘肉,甚至在丝滑睡衣的勾勒下,中腰也一点都不笨,整体看上去就像个葫芦。

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啃一口的肉葫芦。

咕噜,我咽气了口水,赶紧干咳道:“小玲跟我没啥啊,成姐咋问起了这个?”

“没啥,哼,姐是过来人,还看不出这个?”她不屑的撇了撇嘴,继续手上的动作。

“真没啥啊,我俩只是前后街坊,再说了,小玲那么好的姑娘,怎么会和我这瞎子搅合在一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果断找理由推脱。

其实我说的也是心里话。

就算我自己有想法,就算小玲一直对咱不错,可毕竟以现在的情况,八字都不可能够着一撇。

而成姐听后似乎挺满意,妩媚的瞅了我眼,接着就调转了个位置。

似乎想靠我更近点儿,她倒茶的动作很慢,还时不时地屈膝后翘,一点点儿把肥臀凑了过来,那两瓣儿白花花的肉几乎就要贴到了我的脸上。

这下,深沟内的一切一目了然,小蕾丝太窄细,根本就护不住重要部位。

刚才被她视频弄得不上不下,这会儿又来赤裸裸的勾引,我胯下立即雄起,嘴上也没了分寸,“成姐,“姐夫和孩子呢?咋一直听不到他们的动静?”

“咳,你姐夫啊,别提那个废物,一提就烦。”她摇头叹了口气。

沏好茶水后就做到了对面的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瞅着我,“强子,跟姐说说呗,谈过对象没?”

“没,没。”我赶紧摇头。

“骗人,哼,你们这些小年轻儿,哪个没弄过几个女人。”她不知口否的哼了句,接着就又问了句:“这里又没外人,就跟姐说说嘛,第一次弄女人的时候啥样儿?”

我刚灌进半口茶水,就全封不动的喷了出来。

怎么答,难道把许倩两口子那些事儿也说出来?

于是我果断咬紧牙关,尴尬地笑了笑:“哪儿有,姐啊,我长这么大,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又去哪儿弄女人。”

“真的?一次都没弄过?”她一听就来了兴趣,身子往后靠,翘起了二郎腿,把整条大腿连带半个丰臀暴露在外。

白花花的,太特么扎眼了。

我脑门充血,脱口回了句:“是啊,一次都没,但也听人说的不少,说是干那事儿可累了,对身体也不好。”

“屁,谁跟你说的。”她小嘴一撇,愤愤道:“多美的事儿,怎么就对身体不好了,姐跟你说哈,你们老爷们最稀罕干那种事儿了,累死都不嫌。”

“嗯呐,等你弄过女人之后,就知道有多爽了。”

一说起这个,她的眼神就亮了,两条肉呼呼的大腿毫无形象的叉开,露出了一抹黑色。

那是丁字裤的底部,由于极度拉伸而变成了一根线,圆润风满,红白分明……

本文地址:http://www.hnjazm.com/hulianwang/14594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

...全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