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华泰环保网 > 数码环保 > 正文 >

民众忍耐力在mmoggo排行榜个人自由主义的影响下被不断挑战

2020年08月27日 18:09来源:未知手机版

以色列曾经是全世界疫情控制最得力的国家之一。据以色列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中旬,在政府的及时防控之下,mmoggo排行榜单日新增病例只是个位数。

但仅仅两个月之后的当前,该国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超过两千人,累计确诊病例已近7万,和伊朗、伊拉克一道成为中东疫情三大重灾国。

剧烈反弹的疫情又进一步引发了民众对政府治理能力的不信任与强烈不满,在叠加宗教冲突、贫富差距、民众失业、政治腐败等问题后,以色列当前的社会矛盾激化迅速,民众的街头抗议运动不断,连公共卫生部长也被迫辞职。

从2月底以色列确诊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至5月中旬,政府积极防控,层层推进,并严格落实各项措施,在地中海周边国家里起到了很好的示范效应。

首先,全面关闭人员入境通道。3月18日,以色列政府取消了外国人凭14天隔离证明就能入境的政策,只允许以色列公民入境,违者将从重处罚,这一法令一直严格执行到五月初。

其次,迅速暂停非必要行业的运行。3月25日,在中东疫情不断蔓延的大背景下,以色列政府要求所有民众除必要行业上班、买食品药品和生活必需品、就医与宗教活动等特定情况外禁止外出,由社区警察负责监督。

其他配套防疫政策也很细,公共交通减少到原有的四分之一,所有乘客必须在汽车后排就座,员工间也要保持2米以上的安全距离,学校改为网上授课,封锁疫情严重城市等。

最后,宗教活动也被纳入限制范围之内。以色列是宗教和世俗文化并存的国家,大量的宗教活动无疑加重了疫情扩散的风险,虽然面临宗教人士的多方阻碍和强烈抗议,政府还是“不顾情面”,于3月30日正式宣布禁止在室内举行的一切聚集性宗教活动。

这些措施迅速取得积极成效,短短两个月就使以色列单日新增病例回落至个位数,创造了西方世界的抗疫神话,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支持率一度达到75%。

5月下旬,各式各样的大型集体活动在政府默认下不断复苏,学校陆续开课,私营部门恢复正常运营,民众两个月以来养成的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的习惯迅速消失。拥挤的人流、室内多人聚餐、酒吧聚会、犹太教宗教活动重新成为社会常态。

其实在以色列解封的同一时间,中东地区疫情正快速恶化和扩散,除了部分富裕海湾国家勉强能应对疫情冲击外,以大多数中东国家的资源水平,对病毒的传播是无能为力的。而与以色列联系紧密的西方世界,防疫工作也并不顺利,美国已成为新冠震中,各欧洲国家也有此起彼伏的反弹。

于是,自6月以来,以色列疫情反弹现象就不断出现。尤其是7月中旬后,单日新增病例都在千人以上。

从文化习惯上看,以色列具有典型的西方国家的样貌,追求自由主义和个人权益。在这种意识传统中,以色列民众对政府的严格管控是发自内心排斥的,只是迫于疫情过于严重而做出了一些必要的让渡,等到疫情看上去没有那么严重了,就希望尽快把让渡的权力索取回来。

其实即使在两个月间的严厉管控时期,也有很多民众宁愿被罚款和拘留,也要不戴口罩出入公共场所。而就在政府解封之后不久,“酒吧约起来、聚会嗨起来”迅速成为社会潮流。更有甚者,一些无症状感染者堂而皇之走进公共场所。

可即使道理人人都知道,落实中却难免遇到种种困难。此前严格的防疫措施已经使以色列经济备受打击,失业状况严重,教俗矛盾激化,民众忍耐力在个人自由主义的影响下被不断挑战,政府继续高压隔离已经不现实。

这在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服务业方面表现最为突出。该国第三产业从业人数众多,但由于防疫需要而导致绝大多数服务业人员处于失业状态,很多人只能靠政府的救济金度日,甚至部分青壮男子选择去医院捐精来获取金钱,以维持家庭生活需要。

他们对政府的封锁政策怨声载道,已经成为了一个火药桶,再不解除封锁迟早会成为社会矛盾的引爆点。

此外,以色列是一个犹太人为主体的国家,而犹太人是分布极广极散的民族,很多生活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遇到疫情第一反应就是回以色列避难。所以对于以色列这个国家来说,要杜绝入境传播也是很困难的,而这些入境的犹太人,也确实为以色列带入了不少病例。

根据今年上半年的经验,在有强烈宗教氛围的国家,宗教活动场所都是疫情发生和发展的重灾区。这在以色列表现得同样十分突出。

以色列人口中,超过10%的人口是极端正统犹太人(哈雷迪群体),这一群体的宗教活动众多且规模较大,与政府相关措施配合度十分有限,感染风险巨大。拿该群体人员举办婚礼来说,参与人员能达到上千人,期间还要夹杂不少宗教活动(祈祷仪式必须至少10人站在一起),很难管理。

同时,该群体社区封闭,且对现代通信手段的使用有限,难以接收政府防疫的信息通知,社交基本以犹太教堂和社区面谈为主。这为病毒传播又创造了条件,也让教堂成为了以色列病例诞生的主要场所。

在以色列当前单日新增病例中,有将近一半都直接或间接有犹太教活动相关,一些极端正统犹太人家庭感染率能达到100%。另有数据显示,25%的人在犹太教堂被感染,而人流密集的餐馆和超市等公共场所才占20%。

这些人都是以色列社会中收入和社会地位较低的人群。但在全民福利的体制下,这些人不纳税却因自身不注意防护而大量占用免费医疗资源,又引起了以色列中高收入纳税人的不满。

防疫与经济的矛盾、开放与封闭的矛盾、高收入与低收入的矛盾,以色列多元社会中的种种潜在冲突因为一场瘟疫而叠加、爆发,这个国家坐上了火山口。

众所周知,900万人口的以色列社会十分分裂而破碎,党团林立,但大党不大,小党不小,几方力量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水火不容。尤其是中间偏左的蓝白党与内塔尼亚胡所在的传统右翼大党利库德势均力敌。

而前国防部长利伯曼领导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犹太极端正统派沙斯党、阿拉伯政党联盟“联合名单”党等也不断登台唱戏,不断搅乱以色列政治生态,利库德集团的内部甚至都出现要替换内塔尼亚胡的声音。

自去年至今,以色列已经举行了3次议会选举,最终于今年5月才组建起联合政府。而这一联合政府内部矛盾重重,在对待抗疫问题上难以形成统一意见,总理内塔尼亚胡也深陷腐败丑闻而受到民众质疑。

近日,一般不插手内政事务的以色列总统里夫林罕见发声,批评政府内部的“离心离德”,呼吁应将关注重心放于防范疫情。但其实就算内塔尼亚胡想去严厉防控,其所在的利库德政党内部也有反对的声音。当其将严厉防控的决定和议案提交该党的新冠疫情特别委员会后,竟遭到完全否决。

7月21日,以色列议会甚至通过决议,撤回此前暂时关闭餐厅和咖啡厅的决定。这究竟是权衡之后的明智决定,还是政治斗争中的一把武器,也已经无从判断。

本文地址:http://www.hnjazm.com/shumakeji/15947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

...全部链接: